廉洁文化第一传播平台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清风重推 >

“史上最牛副局长”受贿502万,8年刑期终审改判6年?

2019-09-06 16:47:17 来源: 清风杂志第117期

原标题:“史上最牛副局长”的错位人生

“史上最牛副局长”受贿502万,8年刑期终审改判6年?

“为什么常年未能解决海口污水?”

“经济越发达的地区,水越黑……”

10年前,面对媒体记者的采访,时任海南省海口市水务局副局长的符传君抛出以上“雷语”,立即在网上引起一片哗然,被网友评为“史上最牛副局长”。

时隔数年,已担任海南省水务厅党组成员、省三防办主任(副厅级)的符传君应声落马。据检察机关指控,2006年至2014年期间,符传君暗中插手多个水利工程项目,狂揽回扣、好处费等达502万元。

2019年4月2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符传君受贿案二审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载明,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撤销一审判决,以犯受贿罪判处符传君有期徒刑六年。

副局长走红互联网

翻开《河口水资源生态效应与高效利用》这本书,读者可以看到作者心系生态环境保护,对海南省第一大河流——南渡江的河口水资源生态效应和高效利用进行了深入研究。

书的作者名叫符传君,出生于1968年9月22日,海南省屯昌县人,博士研究生,从本科到博士学的是水利水电专业。

1990年参加工作后,符传君从海口市政设计院的技术员开始做起,由于头脑灵活,踏实能干,很快走上领导岗位,于1997年开始担任海口市市政建设重点工程管理办公室副主任。

从此,符传君的仕途可谓一帆风顺:历任海口市自来水公司副总经理、海口市农林水利局副局长,曾在原通什市五指山乡挂职副乡长。2003年8月至2010年9 月,符传君升任海口市水务局党组成员、副局长。

2009年7月6日,符传君接受海南当地新闻媒体采访,当被问及“为什么常年未能解决海口污水”时,竟然回答称“中山、东莞一带,包括我们现在的长江三角洲附近的苏州、浙江一带,就是说只要发达的地区,越发达,水越黑。”

此语一出,旋即在网上引发热议,符传君也因此获“史上最牛副局长”称号。

然而,雷语事件发生一年后,符传君又升任海南水文水资源勘测局局长。2014年10月,其再次获得升迁,正式成为省管干部——副厅级,即省水务厅党组成员、三防办主任。2016年3月起,还挂职任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

经查,符传君的受贿行为从2006年就已经开始,持续到2014年,长达8年。也就是说,公开发表雷语一事发生在他受贿周期之内。

工程项目当摇钱树

2006年,陈某甲找到时任海口市水务局副局长的符传君,要求承揽海口市水务局的“海口市某污水管网工程(一期)”项目,符传君表示同意。

刚好,符传君是分管该项目的领导,在他的暗箱操作下,陈某甲挂靠海南省第五建筑工程公司顺利承揽了该污水管网工程。

当年下半年,陈某甲在南沙路某小区停车场送给符传君55万元现金。这是符传君收受的第一笔贿赂款,他又惊又喜又害怕,过了一段时间见没有人发现,他的胆子愈发大了起来。2007年春节前的一天,符传君又收受陈某甲送的40万元。

符传君以同样的手段帮助梁某挂靠的安徽省水利建筑安装公司海南分公司承揽了海口市水务局的“南渡江河口右岸海口段防洪工程(一期)B标”项目。2007年中秋节前夕,还想继续承揽该工程(二期)的梁某送给符传君50万元。

大约2008年,陈某惠挂靠海南琼山建筑技术工程公司承揽了海口市水务局的“海口市2008年度中小(1)型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工程E标:长坡水库工程”项目,并与他人合作承揽“桂林洋污水处理厂配套管网工程”项目部分工程。

为了感谢符传君在项目承揽及项目施工过程中给予的帮助,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陈某惠在海口市美兰区山归园酒店停车场送给符传君20万元。

笔者梳理发现,符传君的大部分受贿行为均发生在海口市水务局副局长任上。为感谢符传君在项目承揽及项目施工中给予的帮助,庄某清于2009年春节前的一天及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先后送给符传君10万元、20万元,吴某芳于2009年春节前的一天送给符传君33万元,李某隆于2008年下半年的一天及2009年春节前的一天分别送给符传君24万元、40万元,吴某强于2010年中秋节前的一天送给符传君6万元。

2010年9月,符传君走马上任海南省水文水资源勘测局局长,开始担任“一把手”。在整整4年的任期内,符传君的贪婪之手一刻都没有停过。

2012年至2014年,在符传君的运作下,林某挂靠水利部南京水利水文自动化研究所、江苏南水科技有限公司,承揽了海南省水文水资源勘测局的“海南中小河流水文监测系统建设”项目的部分工程。

为答谢符传君的帮忙,2012年5月、9月的一天和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林某在海口市美兰区海甸岛符传君的家里分别送给符传君30万元、20万元和70万元。2014年1月的一天,林某再次送给符传君80万元。

2015年4月24日,迫于强大反腐形势,符传君将其收受的200万元退还给了林某。

幻想躺在功劳簿上

2016年10月,符传君主动向检察机关说明自己收受陈某某、林某某等9人502万元好处费的事实。而事情的起因正是他的顶头上司——时任海南水务厅厅长李洪波的落马。

2015年5月20日,经海南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依法对李洪波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李洪波应声倒下后,当地开始调查省水文水资源勘测局设备价格虚高问题。

为此,符传君内心一直忐忑不安,每天神经都绷得紧紧的。终于,在李洪波涉嫌受贿287万元一案于2016年9月宣判之后,符传君的心理防线彻底被击溃,他主动来到检察机关投案。2016年10月25日,因涉嫌受贿罪,符传君被指定监视居住。同年11月1日被刑事拘留,11月15日被执行逮捕。

2017年10月23日,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被告符传君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宣判后,符传君不服,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他每次给我送钱,我都坚决拒绝,但他总是放下钱就跑。”符传君称,因为人的惰性以及彼此之间的关系,他没能在一开始及时退还这些钱,直至省审计厅进驻。

为此,符传君上诉称,他有拒收林某200万元的意思表示且态度坚决,没有受贿的主观故意,事后及时将该款退还给了林某锋,不应认定为犯罪数额。且具有自首情节,到案后认罪悔罪,且涉案赃款全部到案,应当予以减轻处罚。

符传君还称,他在2016年“尼伯特”“电母”两次台风登陆时处置得当,为国家最大限度减少了损失,被国家防总和省水务厅确认为立功。因此,应当认定他具有重大立功行为,并予以减轻处罚。原判量刑及判处罚金过重,请求予以改判。

海南高院二审认为,符传君自2012年5月至2014年1月,分四次收取赃款200万,虽在2015年4月主动退还给林某,但退款时间距第一次收钱已经三年,距离最后一次收钱时间也超过一年,不属于法律规定的“及时退还”情形。且符传君是审计厅进驻海南省水务厅后害怕事情败露、被查处才退赃的。

针对符传君认为自己具有立功情节,海南高院经审理认为,符传君在2016年起担任省水务厅党组成员、省防风防汛办公室主任,主持全省防风防汛工作,在台风登陆时对防风防汛工作做出决定或采取的行为,应视为职务行为。而符传君因在防风防汛工作中的突出作用被表彰,是行政表彰,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立功。

海南高院认为,符传君主动向检察机关投案并交代其收受九人贿赂款的犯罪事实,是自首,依法可以减轻处罚。其当庭认罪悔罪,所收受林某的200万元已在案发前主动退还,其他受贿赃款已全部追缴到案;且在二审期间,符传君主动提出从其被冻结的银行存款及理财产品中预缴罚金,认罪态度好。综合以上量刑情节,与同类案件相比较,可在原判决判处有期徒刑八年的基础上适当予以调整。

2017年12月18日,海南高院撤销一审判决,二审以符传君犯受贿罪,改判为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

作者:法虻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子(点击查看)
最新跟帖

热点关注换一批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