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洁文化第一传播平台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清风重推 >

基层负担为何重

2019-08-13 16:11:17 来源: 清风杂志第116期

基层干部官职虽小,职责却很重。他们既要落实、完成、执行来自上级各个部门的政策、文件、精神、要求,还要为天天打交道的广大群众提供服务。点多面广,事无巨细,是基层干部的真实写照,基层干部负担过重也已成为不争的事实。那么,基层为什么负担重?

权限小责任大

一直以来,基层政府部门主要坚持的是属地管理原则。但不少事,作为基层政府没有管理的权限,想管也管不好。但一些职能部门,喜欢将任务往下甩,这样,基层的负担就逐渐重了。据媒体报道,去年,为抓好交通运输安全,中部某省整治车辆超载问题。初衷本来是好的,但工作一级一级往下传达,却变了味。作为职能部门的县市公路局本应到一线部署安排,但在部分县,却完全变成了乡镇一级的事情。

该报道中,某镇党委书记说,工作布置后,县公路局一位领导打来电话,要求乡镇设点拦车检查。镇党委书记试探着问:“乡镇没有上路执法权,请问公路局能不能派人过来?你们来了名正言顺执法,我们全力配合。”不料,对方的回答简单粗暴:“这是上面布置的工作,我已经传达给你们了,我们忙不过来,你们自己搞定。”

结果,乡镇干部硬着头皮上路执法。有司机质疑他们没有执法权,不让拦车和检查,双方起了争执。司机拍视频发到网上,产生负面舆情,县里追责下来,受处罚的是乡镇干部,本应承担牵头责任的公路局干部,反而平安无虞。

一位基层干部说,属地管理的初衷是乡镇干部直接与一线群众打交道,对村(社)情况掌握更清楚,便于解决问题。但乡镇没有行政执法权,对某些涉及行政管理事项没有法律赋予的权力,对违法者并没有强制性约束力,反而不利于问题的解决,此其一。其二,上级几十几百个部门,所有涉及一线工作,均压到几十个乡镇干部肩上,小乡镇甚至只有二三十名干部,每个人要承担的工作任务有多项,很难完成。所以他建议建立乡镇的权力清单、规范责任清单,完善与基层工作实际相匹配的权责体系,不能任由相关部门下卸责任。对清单之外的行政强制、行政处罚等事项,明确各级政府及其职能部门的责任,乡镇(街道)只承担协调配合等工作。如对违法建设拆除、交通安全管理等没有行政执法权限的工作,不能因“属地管理”而一概追究乡镇(街道)责任,切实改变乡镇(街道)因“属地管理”而承担无限责任和全能政府的现状。

各种责任状“满天飞”

基层干部签订责任状,能强化责任担当;但责任状过多,就容易沦为形式主义,反而成了基层的一大负担。《人民日报》评论指出,一些责任状的出现,实际是脱离了群众的,签订责任状只是为了显示上级对工作重视,证明已经部署安排、尽到责任了。而下级则如法炮制,与自己的下级也签订个责任状,说明工作已经落实、尽到责任了。这种所谓的层层压实责任,实际上是层层不负责任。责任状泛滥,其实是典型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

时评员铎印分析认为,近年来,签订责任书已成为很多地方推动工作的一个重要抓手,但凡责任重、影响大、要求高的工作,大都要签订责任书,这对压实干部责任、倒逼工作落实具有一定作用,也是抓工作、促落实的好方法。“责任状”意在分解任务、落实责任, 签订责任书是推行目标管理的重要环节,是厘清各自职责、推动工作落实的重要手段。

然而,现实工作中,一些地方不管部署什么工作,都让下级签个“责任状”,导致“责任状”满天飞。以“责任状”传导压力,把自己本应承担的责任传递下去,显然与促进责任落实的初衷不符。事事签订责任书,导致责任书的泛滥,增加了基层负担,严重影响责任书作用的发挥,长此以往,还将助推基层在抓落实上的形式主义。

对此现象,不仅基层干部反映强烈,中央和不少省市负责人也反复要求整改。《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 为基层减负的通知》中指出,要严格控制“一票否决”事项,不能动辄签“责任状”,变相向地方和基层推卸责任。

因为责任多、任务重,所以有人调侃基层干部:“为了生活吃苦受累,鞍前马后终日疲惫;一年到头不离岗位,抛家舍业愧对长辈。逢年过节亲人难会,身心疲惫何处流泪?不敢奢望社会地位,全靠傻傻自我陶醉。”

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在谈到转变工作作风时严肃地说:“这些年乡镇、街道、村签的责任书、责任状满天飞,有些完全不符合实际,根本落实不了。签这样的责任书、责任状,实际上是上级在推卸责任。这是对党的事业不负责任,对人民不负责任!”刘家义向“责任状满天飞”现象“开炮”,一度成为媒体报道的焦点。

湖南省委领导则要求,在治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突出问题上,要从自身做起,带头树标杆,主动做表率。湖南出台了《湖南省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20条措施》,就是为基层减负量身打造的。

益阳市安化县纪委工作人员向本刊记者提供的信息显示,今年以来,安化县委办对照《湖南省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20条措施》,制定出台了《中共安化县委办公室关于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八项措施》,为基层减负迈出了实质性的步伐。而在此之前,包括安化县在内的各地基层干部也为能完成各种任务耗费了不少时间精力,基层干部面临的各种“责任状”就是其中之一。

据反映,近年来,每年不少乡镇经济工作会一大“亮点”就是各种责任状“满天飞”,村干部都要签订领回责任状一大堆。一些单位把食品安全目标管理、禁毒禁赌工作的责任状签到了村一级,“我们根本就没有执法权,就算签订这些责任状,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在开展“责任状”“一票否决”专项清理工作后,安化县一位乡镇干部感慨:以后终于可以不用这样了。

目标管理盲目追求“高大上”

基层“目标管理”的出发点是促进基层政府改革创新,组织协调组织成员完成限定时期内的目标任务。通俗地说,就是从“要我做”转到“我要做”从“做什么”转到“怎么做”,更从“看进展”转到“看进度”。但不少地方为了追求“高大上”的政绩目标而实行的种种“目标管理”,一旦过度,就会矫枉过正,这也是基层反映最强烈的问题之一。

作为一种现代管理方法,目标管理应用到绩效考核的方法其积极作用不言而喻,但一些地方和部门以层层落实之名行加码之实的做法则偏离了正确的轨道。比如,一些地方为了紧跟上面,提出不着边际的空口号。“例如县里提出建设‘四个某某县’的口号,乡里就来个建设‘五个某某乡镇’的口号,而一个村甚至提出了发展‘五大主导产业’等‘高大上’的目标。”

本刊衡山县读者杜洁新是一位供销系统的基层干部,他走访过全国多个地方,对一些地方基层干部了解较多,为此他感触很深。杜洁新一次在给本刊的来信中,就在提出了“莫让层层加码成为基层干部的负担”的意见,并在来信中谈了对基层单位“目标管理”的一些看法。

“一般而言,为了保重点、护中心、解难题,上一级组织会就面上的工作或某一单项任务对下一级组织进行目标考核,层层签订责任状,以示相关责任在层层分解、层层落实;在这个过程中,考核范围的扩大、考核指标的虚高则演变成变相加码,似一条无形的绳索,捆住了基层组织抓改革促发展的思路,也绑住了党员干部谋事创业的积极性;更有甚者,一些地方的领导干部为突出政绩而不惜弄虚作假,‘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现象令人深恶痛绝,严重败坏党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地位和形象。”

杜绝此类现象无疑被列入基层减负的要求。湖南省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干部陈辉云说,这些不切实际的口号,背离了求真务实、真抓实干的精神。这一不良现象,也成为重点整治的内容。

作者:本刊记者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子(点击查看)
最新跟帖

热点关注换一批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