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洁文化第一传播平台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清风重推 >

“多行不义必自毙”靠谱吗

2019-08-12 16:45:23 来源: 清风杂志第116期

如果留心一下国内政法类新闻报道,以“多行不义必自毙”为标题的消息与评论不会是一个小数目。这样的标题最起码让像我这样的人觉得怪怪的:既然“多行不义”终将“自毙”,公检法机关的设置岂不成了多余?考虑到此类新闻讲的肯定不会是诸如“某个罪犯突然有一天吃饭噎死、走路跌死或睡觉睡死”这样的小概率事件,而是那些能够体现政法机关的威力、能力与政绩的案件。既然有公检法机关的侦办、审理,那么这些“不义”之人绝非“自毙”。如此,这样的标题岂不是文不对题?

“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最先由春秋时期郑庄公寤生说出的话,已然成为汉语中一习见的成语。不过我觉得我们今天说这句话的心情和当年郑庄公已迥然有别。庄公寤生口出此言时已是成竹在胸,庄公不过是在“待时而动”而已;我们今天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如果不是主流媒体如前所述的“文不对题”,恐怕也是自我安慰、自欺同时也欺人罢了。因为,我们这么说的时候,早已拿“不义”无法可想、无计可施,从而只能寄希望于“天道昭彰”。

其实,多行不义必自毙在逻辑上和事实上均没有多少站得住脚的理由,它更多地只是代表了善良的弱者的一厢之愿,而与历史规律无涉。若论起历史,“多行不义”未必会“自毙”的,相反,“多行仁义”却被“毙”掉的例子倒多的是。明成祖朱棣要算

“多行不义”的了,但他一生只是把别人“毙”来“毙”去,自己何曾“自毙”了?而正学先生方孝孺却是实实在在死掉了,而且还捎带上亲族、师友,老少八百余口同戮于市。

老子说:“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太史公司马迁在《史记·伯夷列传》中就此质疑道:“若伯夷叔齐,可谓善人者非也?积仁洁行如此而饿死!且七十子之徒,仲尼独荐颜渊为好学。然回也屡空,糟糠不厌,而卒早夭。天之报施善人,其何如哉?”此语慨叹的当然是古圣先贤命途之乖舛,然马迁一己之“牢愁孤愤”,也借机“快于一吐”。

曰“舍生取义,杀身成仁”;曰“仁者杀身以成名,君子有死而无贰”;曰“纵死犹闻侠骨香”……检点这些“光照千古”的名句,我的感觉其实是颇为丧气的——按之中国历史,这些名句基本上可以这样来理解:成仁取义大抵要以身家性命作为代价,或者换句话说,“仁义”,大抵不过是“取祸之道”罢了。若说历史规律,这才是真正的历史规律吧。汉语中,“成仁”(所谓“不成功,便成仁”)、“就义”成为“死”的两种别名,背后真是大有深意存焉。

“多行不义必自毙”一个“想当然耳”的理由或许是“恶贯满盈”。这个成语形容罪恶极多,已到末日。但它给人的错觉是:人的不义与罪恶一旦积累到“满盈”的程度,所谓物极必反,便会自动地向相反的方面转化,此之谓“自毙”。其实,恶人的“不义”哪有个底!莎士比亚剧中麦克白说得对极了,“以不义开始的事情必须用罪恶来使它巩固”,“不义”的恶人也不会“自毙”。还是毛主席说得好啊:“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正如灰尘一样,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试想,没有网民不依不饶的围观与围攻,继之以政法机关的介入,韩桂芝们、周久耕们、杨达才们、雷政富们、龚爱爱们、严春风们会自动地“毙”掉吗?

有人或许会说,历史潮流,不可逆转。诚然,从大的历史时间段考察,“多行不义必自毙”也许有那么点合理性。要之,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相对于浩浩荡荡的历史,短暂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五百年后、一千年后,甚至一万年后的“正义终于战胜了邪恶”,“公主与王子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这跟我们还有什么关系呢?鲁迅先生在小说《头发的故事》中有句著名的诘问:“你们将黄金时代的出现预约给这些人们的子孙了,但有什么给这些人们自己呢?”

所以,对于“不义”,不能放任其“多行”,现在,马上,立刻就须有拒绝和抗议的行动。不是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吗?你的行动就是一粒“星火”。(宿迁学院中文系副教授  丁 辉)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子(点击查看)
最新跟帖

热点关注换一批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