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洁文化第一传播平台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廉洁时评 >

闹剧为什么能闹下去

2019-05-10 08:56:17 来源: 《清风》杂志

文_荆山客

一句“你有病啊?”从网上到网下,从电影到生活已经普及开来。但凡对方说话不着四六,办事不合逻辑,谁都可以理直气壮地质问:你有病啊?看来这个社会有病的人实在太多了。

去年,有关流浪汉沈巍的短视频就在朋友圈里出现了,记得我当时就在群里说,这个人要“火”。镜头里一个蓬头垢面的流浪汉跟人侃侃而谈,一会说《论语》,一会说现代企业管理,字正腔圆,虽然是叫花子的范儿,容貌还算清俊。人们觉得新奇,是因为想不到一个流浪汉居然也读书,知道的还不少,但那时还没人叫他“流浪大师”。在我看来,不过半年时间,“流浪大师”沈巍如今能火得一塌糊涂并不意外,跟当年“芙蓉姐姐”“凤姐”“犀利哥”之类的网红出道的方式并无二致,不过是利用现代化的资讯工具玩同一个路子:或是自己要急于出名赚钱,或是有充满了商业算计的某机构在背后操纵。

在一个普遍信仰缺失人心浮躁炒作成风的时代,这类扯淡的事情层出不穷,本可以视而不见,或者连议论它的想法都不该有。可我很纳闷:一个脏兮兮精神病流浪汉,你炒炒玩也就算了,怎么还要加个国学“大师”的封号搞得这么严肃?最新的视频显示,上海某大商场里四面墙壁满满都是流浪汉沈巍的巨幅照片,头上的电子屏幕滚动着“流浪大师国学讲座净说《论语》”的字样,这个精神病流浪汉已然成了当下“国学代言人”,看势头好像不比任何一个“天王巨星”逊色,吓不吓人?几年前我就在一篇短文里说,中国已经没有国学大师。季羡林去世的时候,各类媒体铺天盖地说“中国最后一个国学大师”驾鹤西去,其实季先生一生研究的都是印度学问,跟咱们的国学没多少关系,连他自己也在媒体声明,坚决辞去“国学的高帽”。于丹是“国学大师”吗?丹粉们当然说是。可她的那点“国学”的学问,明眼人一看都笑了。她不过依仗某一势力或凭着一张巧舌如簧的好嘴巴出名而已。

脏兮兮的流浪汉沈巍火得不行了,一帮像是大学生的年轻女子围抢着跟他拍照,来自全国各地的“流浪粉”们每天24小时围追堵截,要一睹“流浪大师”的风采。当地政府无奈之下只好给他弄个临时居所。各路好事的媒体记者纷纷赶来狠扒他的“身世”,结果恐怕是失望而归。他不是传说中的“复旦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到底是哪所大学毕业或者压根读过大学没有,还都是谜。被当年工作过的上海某区审计局劝退大概是真,进过两次精神病院也是真的。他读过《论语》《左转》《朱氏家训》《梅兰芳舞台四十年》一类的书总数不超过千本,理想是能像诸葛亮一样“出将入相”,或者实在不行也能像杜甫一样“忧国忧民”。“流浪大师”的自白已经说明了一切,“流浪粉”们陆续悻悻地走了。这场闹剧该谢幕了罢。

可事情真没那么简单。有商家出来包装并请他到处讲“国学”,我们还不能看成是笑话。在一个逮着机会,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被拿来消费的时代,若不是这个社会有病,不少的人有病,底层务实工作的老实人难以出头,怎么会发生精神病人大红大紫蹿红网络的的荒诞事?沈巍不是魏巍,代表不了传统文化,更何况还是精神病患者。他的那个读书量还不够一个中学生的水平,怎么去给人讲“国学”?拿一个精神病患者来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是对我们优秀传统文化的最无情嘲讽。流浪汉沈巍固然有病,可谁能否认这个社会和一些人不是比沈巍病得更严重呢?

(来源:《清风》杂志2019年第5期)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子(点击查看)
最新跟帖

热点关注换一批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