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561b57w1t 【廉动全球-评委专访】阎真:在最好的时代,更应该坚守底线/在线访谈/重庆/清风网

中华廉洁文化第一传播平台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在线访谈 >

【廉动全球-评委专访】阎真:在最好的时代,更应该坚守底线

2018-03-12 09:47:28 来源: 清风网_中华廉洁文化网


评委简介:阎真,湖南长沙人,“廉动全球—华人好家风”征文比赛评委会委员。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现为中南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作家协会副主席。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曾在天涯》、《沧浪之水》、《因为女人》等,理论著作《百年文学与后现代主义》,还出版有《阎真文集》五卷。

他的作品《沧浪之水》出版后,曾一时“洛阳纸贵”。

有人说,这部作品深刻地写出了权力和金钱对精神价值的败坏,有一种道破天机的意味。在它面前,诸多同类题材的小说都会显得轻飘。

有人说,这是一部令人惊骇的小说。生活以无可抗拒的合法性、合理性和真实性逼迫着每一个人,我们在把自己交给生活时候,是否找到了一块坚实的立足之地?

他就是阎真,中南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他给人的感觉,非常真诚、低调。

那么,从他的作品到本人,中间到底有着怎样的转换密码?我们慢慢来听听他会怎么说——

在“活着”之上,还应当坚守某种信念

阎真的代表作品有很多,《沧浪之水》是其中之一。

这部小说毫不留情面地揭穿了虚幻的真实,深刻地揭出了权力和金钱对精神价值的败坏:

主人公池大为,在前期所坚持的道德理想和价值基础,与父辈们的追求,与我们悠久而深厚的文化传统紧密相连,刚健、仁爱、慎独、自强,却偏偏一无所有,郁郁不得志。最后,在物质环境的挤压和旁人的劝诱下,他忽然“大彻大悟”,抛弃了操守,逢迎拍马、出卖讨好,短短几年他几乎什么都得到了。

小说一经出版,一时洛阳纸贵。

阎真曾说:“十三年前,我发表了《沧浪之水》,写的是环境对人的强制性同化,人在现实面前,除了顺应,别无选择。但后来我想,如果每个人都顺应环境,那还有谁去坚守一点什么,去做一个好人、一个君子呢?所以我想用一部小说,来表达知识分子的精神坚守。”

所以他又写了另一本小说,《活着之上》。

这一次,主人公历史学博士聂志远,一直坚守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找工作、发文章、评职称,处处艰难,婚姻生活也随之举步维艰,但是在迷惘和挣扎中,他依然坚守良知。虽然也曾对这个无奈的现实社会有所妥协,但仍然不失为一个君子,一个好人。

阎真认为,知识分子除了活着,还应当有“活着之上”的部分,还应当坚守某种信念。

一是责任,一是人格。

知识分子的价值视野应该比一般人更宽广一点,“也就是我经常所说的,应该具有一种家国情怀。”

《礼记·大学》中说,“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因此,具有家国情怀的知识分子,首先应该做好自己,这是一种责任感。而在我们传统文化之间,也有很多这种责任感的表达:

孔子所说的“君子蕴于义”,古代的君子把道义当作自己的生存原则;范仲淹所说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把这个天下都当作自己的价值目标。

当代知识分子,应该坚持这样一种责任感。

除此之外,知识分子应该有更高的人格标准。

在人的一生中,应该有许多的底线。第一条,就是法律的底线。法律之下,是谁都不能够触碰的黑色地带。但是在法律之上,还有一个灰色地带,在这个灰色地带有很多事情做了、利益占了虽然并不会触犯到法律,但是不应该去做。“因为知识分子应该还有另一条底线,那就是高于法律的人格底线。”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法律之上,知识分子应该以一个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当然,这个标准非常高,也是非常不容易做到的要求。

最好的时代,要追求精神性的东西

《双城记》中有这样一句话:“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在阎真看来,对于一个时代的评价有很多标准,其中最重要的标准就是生存与发展的标准。“而我们现在这个时代,已经保证了绝大数人的生存与发展。”

二十多年前曾在加拿大留学的阎真,对此有着颇为直观的感受。他说,当时中国和西方国家在社会经济上还存在巨大的差异,但是这些年中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不能说完全没有差距,但是这种差距已经大大缩小了。

所以从生活条件这一点来说,这是一个好的时代。

从精神层面来说,在社会进步、经济发展的过程中,人的欲望、动力,尤其是追求个人财富和利益的动力,受到市场经济的影响,得到进一步增强,而精神追求的动力,则有所下降。

但是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将有更多的条件和能力来追求精神性的东西。也就是说,以前人们迫于生活压力,不得不做做一些不好的事情,更不要说遵守道德礼节了。而现在,人们的物质生活宽裕了,不再受困于温饱问题,就有条件维持自我的礼节、人格和良知。

“这就是所谓的‘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所以我对这个社会充满了信心。”

在阎真的多部作品中,曾花了大量笔墨描写其中的女性角色,描述了女性在家庭生活中与另一半的相处之道。

在和阎真探讨“女性在这个时代的家庭地位”这个问题的时候,阎真说,女性面临的情感挑战越来越强烈。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新中国以来人们的道德观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道德的压力相对于以前变小,破除了封建道德礼教的压制,是社会的进步。但是正如恩格斯所说,任何的进步也是一个退步。

“由于道德压力的变小,人们的宽容度也就更大了,人们所面临的诱惑越来越多。虽然男性同样会受到如此挑战,但是从客观上来说,女性的时间压力更大,所以面临的挑战更大。”

家风和家训,源于父母的言传身教

“家风和家训,是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一个重要的构成部分。”

对于整个社会而言,孔子学说深入到每一个家庭中间去,成为每一个家庭的伦理原则、道德原则,上千年至今依然表现出强大的生命力。并且在孔子学说的影响下,形成了很多如《颜氏家训》、《曾国藩家书》等知名的家风家训。

而对于个人而言,阎真则认为,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个老师。孩子生下来并不具备任何道德原则,都是父母教的,所以家风家训首先是从父母来的。

阎真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父母都是湖南师范学院(今湖南师范大学)的教师,受中国传统思想影响至深,知书达理、谨小慎微。

因此,小时候淘气的阎真没少挨骂。小时候,他在单位的池塘里钓了一条鱼,因为怕被父母责骂,他就将鱼藏在了厨房里,后来被母亲发现,被狠狠地骂了一顿,并被责令将鱼还回去。

因为这件事情,阎真在成长的过程中并没有对钱财表现得特别的执着。“我不是说我一点都不追求,但是我不觉得这些东西是值得人花一辈子去追求的。”

1988年,阎真前往加拿大留学,三年时间,他当过厨师、清洁工、广告派送员、塑料厂工人,几经磨难,在绿卡终于要唾手可得的时候,他却毅然决然放弃机会回到祖国。

“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或许,这正是阎真在从小受到的家庭教育和知识分子父母潜移默化的影响后,最真实的内心写照。

阎真还特别提到了现在的独生子女家庭。他认为,现在很多独生子女家庭,父母对孩子有求必应、过于宠溺,容易让孩子产生骄纵心理,习惯性地以自我为中心,长大之后,也容易让身边的人“敬而远之”,实际上是害了孩子。

在阎真看来,在当今社会重提家风家训,是非常有必要的。

从家庭层面来说,良好的家风家训能够给孩子从小树立一个好的规范榜样。

而从社会层面来说,良好的家风家训则有助于培育廉洁风气。阎真认为,现在很多男性当权者的腐败动力,有很大程度上源于他们的家庭,因为家庭内部的腐蚀,将他们推上了一条不归路。而好的家风家训,则有助于房微杜渐,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关于此次“廉动全球—华人好家风”征文活动,阎真说:

“这个征文活动是个非常好的活动,希望大家能够积极参加,并在参加的过程种提高自己的思想水平、良知水平。”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子(点击查看)
最新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