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廉洁文化第一传播平台

您当前位置:首页 > 高端访谈 >

朱熹26代嫡孙朱高正:深刻的家庭观念,是中西方文化的根本差异

2018年9月10日 来源: 清风网-中华廉洁文化网

人物介绍:朱高正,1954年出生,南宋大儒朱熹的第26代嫡孙。1977年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1980年赴德国波恩大学深造,1985年获哲学博士学位。1998年9月获聘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特邀教授。博览群籍,学贯中西,向来以弘扬优秀传统文化、重建中国文化主体意识、推动中国全方位现代化为己任,著有《近思录通解》、德文著作《论康德的人权与基本民权学说》、易学专著《周易六十四卦通解》,作品精选集《中国文化与中国未来》等。

访谈现场

他是儒学集大成者朱熹的26代嫡孙,德国波恩大学的哲学博士,也曾是中国台湾地区政坛的风云人物。曾有人问怪才李敖,在“斗嘴”上,有谁能成其对手?他答曰:恐怕只有朱高正。

朱高正可以对哲学问题侃侃而谈,也会因为政见不同而大打出手。这样一个“能文能武”的奇人,他对中华家文化是怎样看的呢?又会怎样解读先祖朱熹的“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这句话呢?让我们一起来走进朱高正先生的世界。

慎终追远,寻根问祖似有天意

国学大师朱高正先生对《易经》研究很深。华东师范大学古籍所教授朱杰人曾如此评价他:“他在《易》学上的造诣,可说是已经达到了化境。”

早在读高二的时候,朱高正就开始接触并自学晦涩难懂的《易经》。1977年,他于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即远渡重洋,奔赴德国波恩大学继续深造,研究哲学,并在此期间接触到了德文版的《易经》,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读懂《易经》。

但朱高正和《易经》的不解之缘,甚至可以追溯到800多年前的南宋时期。

彼时,著名理学家、儒学集大成者朱熹也曾深入探究过《易经》的本义,并撰书《周易本义》流传于世,意义深远。而朱高正,则正是朱熹的26代嫡孙。

朱高正生于台湾云林县,是土生土长的台湾本省人。他既学习西方的文化,也研究东方的周易。

与西方宗教观念中“神爱世人”不同的是,《易·序卦》中强调,“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在中国,忠、孝、悌、忍、善五伦都是由孝悌展开的,这是一种极为深刻的家庭观念。

所以朱高正始终觉得,中国人应该要“慎终追远,要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朱氏家族迁到台湾三百多年,他是第一个回大陆寻根的。

1993年10月29日,朱高正回到福建漳州老家,并于当日正午核对族谱,确认自己系朱熹后人。而这一天,恰巧是农历的九月十五号,朱夫子正是在公元1130年这一天的正午时分诞生。

即便研学西方哲学多年,再度回忆起这件事,朱高正也忍不住说:“仿佛冥冥之中天意如此,安排我在先祖生辰时完成会亲。”

朱高正虽以作为朱子的后人为荣,但同时也觉得责任重大。认祖归宗以后,朱高正开始潜心研究《易经》,著书讲座,用心弘扬周易文化和朱子学说。

反求诸己,家训身教胜于言传

世人谈家训,总会提及朱氏家族的《朱子家训》,诸如“黎明即起,洒扫庭除……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等言,凡总525个字,简明地阐述了修身治家之道,却鲜少有人知道朱熹留下来的文公家训。

相比文公后人朱柏庐所撰的《朱子家训》,身为朱氏族人,朱高正却更推崇文公家训。因为二者相比,前者更像是通俗易懂的“民法通则”,而后者才是根本“宪法”。

即便如此,在访谈中,朱高正却表示并不会用文公家训来严格要求自己的儿子。孟子有言,“凡事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儒家学说强调自我反省,才是道德修养的真谛。在朱高正看来,家风家训身教胜于言传,所以,父母更应该用家训来严格要求自己。

除了被忽视的文公家训,朱子理学的重要观点“存天理,灭人欲”和“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也被大多数人们视为封建礼教之糟粕。

身为文公后人,又是如何看待这两句话的呢?朱高正有自己的解读:朱熹主张“灭”的是人们过度放纵的私欲,而不是“饿了吃饭,渴了喝水”这种正常欲望;“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则出自理学家程颐,原义是用来批判那些故意迎娶孀妇的男人,后被文公摘录到《近思录》中。

但随着封建礼教的发展需要,这些观点逐渐沦为统治阶级压制人们思想和灵魂的工具。

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女性的社会地位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朱子的此类学说遭到批判。但朱高正并不是盲目地去赞成女性解放的人,他始终认为,男性和女性应该保持自己与生俱来的特征,比如女性母乳哺育小孩带来的亲密感,仍是男性无法比拟的。

随着女性社会地位的提高,中国的家庭结构也发生了很多转变。家庭作为最基本的社会组织,朱高正希望,国家能够出台更多促进家庭融合、加强家庭关系的政策。

兼收并包,促进朱子理学新发展

著名历史学家雷海宗先生在抗日战争时期提出文明是有周期的,会不断衰落和复兴。

董仲舒在公元前136年向汉武帝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学开始成为官方的主流思想。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此后数百年,佛、道两家得到快速发展,儒学不断被边沿化,直到北宋五子和朱熹的出现,才创立了新儒学,并一度成为东方文明间的主流。

朱高正早年研究朱子理学时发现,曾经的亚洲四小龙新加坡、中国香港、韩国、中国台湾完成工业化的过程,和之前的英国、荷兰大相径庭。

早期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完全靠掠夺资源发家,而亚洲四小龙的腾飞却源于背后的新儒家思想:注重家庭价值,子女教育,重视勤劳工作、节俭。这让朱高正看到了优秀传统文化的积极意义之所在。

雷海宗先生曾提出疑问:中国有没有可能开创第三个文明周期?朱高正的答案是肯定的。

中国从鸦片战争以后,在西方帝国主义的碰撞之下,经历了一系列文化运动,可以说是多走了一百七十多年的弯路。直到近几年,国家开始重视传统文化,提出用传统文化来建设马克思主义哲学。

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朱夫子的888岁生日。也是在今年,马克思家乡特里尔大学汉学系,成立了德国第一个朱子学研究中心。朱高正为此专程奔赴特里尔大学,他希望看到传统的朱子学跟最先进的社会主义学说、经济社会学说、马克思主义学说结合起来,灵活运用,以此继承和弘扬优秀的传统文化。

“这是开辟中国文化第三周期的关键所在,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之所在。”从他话里,笔者感受到了老一辈文化人对中国传统文化复兴的责任担当和热切期盼。

如今,中国已经是第二大经济体,朱高正相信,成功吸纳先进社会经济学说的朱子理学,将能够代表中国传统文化,实现中西文明之间的平等对话。

作为台胞,朱高正在访谈最后,也提出了对两岸统一的殷切希望,认为两岸统一是历史的必然。“我们从鸦片战争之后所受到的屈辱,最后一定是以祖国的完全统一来画下一个圆满的句点。这是我们这一代人共同的使命。”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子(点击查看)
最新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