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廉洁文化第一传播平台

您当前位置:首页 > 高端访谈 >

刘琨六世孙女:帝师刘崐的湖湘情缘

2018年4月28日 来源: 清风网-中华廉洁文化网

清风网:刘崐是晚清时期湖南地区具有重大影响的高级官员,您作为他的后裔,是什么时候开始听说他的一些事迹的?

刘红:在我二十几岁的时候曾听叔叔说起,我们祖上有一位晚清时期在湖南地区非常有名、特别有影响的大清官。2009年,刘氏墓的守墓人通知我们说,当地修高速公路,有位先祖的墓可能要被毁掉,我才第一次去到刘崐墓,并发现有石人石马、石牌坊,还有刻着碑文的墓碑。因为我是做建筑设计的,知道这种墓葬规格比较高,所以直觉这个人物不平常。出于好奇,我前后用了六七年的时间,才终于弄明白他就是我们祖上那位对湖南有着重大贡献的一个人物。

清风网:刘崐是同治皇帝的老师,您了解他作为帝师的这一段历史吗?

刘红:刘崐32岁离开家乡,大概42岁就做了皇帝的侍讲、侍读,担任咸丰皇帝的经筵讲官,给皇帝讲历史。因为讲学出色,又被咸丰皇帝任命为同治皇帝的第一任老师。当时才五六岁的同治皇帝天性好玩,上课的时候不认真听课,下课立马就跑到花园去玩,治学严格的刘崐追到花园,用戒尺打了皇帝的手板心。这事被慈禧太后发现了,就给刘崐立了一个规矩,要求他只能在教室里面惩戒皇帝,以此来维护小同治作为皇帝的尊严。

清风网:据说曾国荃及谭嗣同之父谭继洵都是刘崐选拔的人才,其中有哪些渊源和故事?

刘红:1851到1853年,刘崐在湖南做了三年学政,相当于现在的省教育厅厅长,主要负责选拔人才。他特别善于识人,在任期间选拔的主要人才有谭继洵(谭嗣同之父),曾国荃(曾国藩之弟),还有龙湛霖等人。

清风网:那么他们之后也有比较深厚的交往对吧?

刘红:对,特别谭继洵跟曾国荃。刘崐当过谭继洵的座师,并把自己北京北半截胡同的旧居卖给了谭继洵,后来被谭继洵改成浏阳会馆了。谭嗣同也在那里生活了十几年,直到戊戌变法失败就义。现在这个房子还保留着,因为有谭嗣同,现在变成了谭嗣同的故居。

曾国荃也是刘崐选拔的。而曾国藩和刘崐也是师兄弟的关系,他们同为进士、翰林院编修,又同时做到内阁学士。刘崐之前很欣赏曾国荃,直到曾国荃镇压太平天国运动时杀人如麻,让他很接受不了,就有意疏远了。直到刘崐回长沙隐居后,曾国荃得知为官清廉的他家无余财购房,就把苏家巷的一套小四合院买下送给他做住宅。这事被郭嵩焘知道后,就把那个小巷命名为师敬湾,就是尊敬老师的意思。到现在长郡中学后面还有师敬湾,但刘崐居住过的小四合院已经变成了粮食局幼儿园。

清风网:曾国藩曾亲点刘崐为江南大主考,也就是说曾国藩、曾国荃两兄弟还是很尊敬刘崐的。

刘红:是的。因为当时太平天国运动席卷大半个中国,科举考试也暂停了大概有13年,几万名读书人都等着入考。恢复科举之后,晚清朝廷在选派谁来当这个江南大主考时,在刘崐、文祥等人中间难以抉择,是曾国藩推荐了刘崐。


清风网:您曾花了七年的时间来弄清刘崐的一生,在您看来,刘崐为湖南做出的最重要的贡献是什么呢?

刘红:我认为最重要的贡献就是大修书院,包括岳麓书院、城南书院和湖南贡院等。岳麓书院是千年学府,刘崐在湖南为官期间曾对它进行大修,新修和改造达50%。出于“修理完善以推名胜”的考虑,他还把牌楼口、爱晚亭、云麓宫等沿途名胜都进行了修复。我特别佩服他有这个眼光。除此之外,也是刘崐说服巡抚出身的郭嵩焘,来担任湖南第一师范学院前身城南书院的第一任主讲官,使得整个书院的学术氛围、层次档次大为提高,使得学院后来文人辈出。

清风网:现在岳麓书院还有刘崐留下的重修岳麓书院的碑记?

刘红:有两块碑。一是在御书楼前面,高达两米,上面刻有重修岳麓书院记。我每次看到这块碑都很激动,能感觉到他对湖南教育的高度重视和拳拳之心。他说:“岳麓书院,人文所从出之地,竟听其荒芜而费坠焉,所惜者小所失者大。”岳麓书院被太平军毁了有十五六年,山长丁善庆曾以他仅有的财力物力在做修缮维护,刘崐到任湖南巡抚的第二个月,就把幕僚召集起来开会研究,筹措银两来修复书院。另外第二块碑则刻载他如何维护岳麓书院。那时他已经不再担任湖南巡抚,但是他还在时刻思虑如何把周边的几间房子进行出租,租金如何用以书院维护,“人文所出从之地,一草一木,皆须爱惜”。

清风网:刘崐为人耿直,不畏权贵,不徇私情,为政清廉,这方面有哪些史实能够体现?

刘红:刘崐没有日记,也鲜少有其他的史籍记载流传,现在仅有由他门生汇编成册的他的奏折奏稿。关于他的为官清廉,主要体现在他的两套房子上。第一套房子就是北京的那套房子,因为家无余财,不得不将房子卖给谭继洵,才筹措到回云南老家的路费;在他担任湖南巡抚任的次年,他唯一的老婆、儿子、儿媳妇先后去世,他就一个人带着孙子孙女读书,不纳婢妾。离任湖南巡抚之后,就一直住着墓庐屋,直到曾国荃看不下去了,把苏家巷的四合院买下来送给他。由此来看,刘崐确实是很清廉的一个人。

清风网:他是云南景东人,因为很清廉,家无余财,为了回家乡,曾经卖了朝珠筹措路费,有这样的故事吗?

刘红:对,有记载。但是最后也没成行,一个可能年纪也大了。但是他对云南始终恋恋不舍,他在哪里始终落款是“滇南刘崐”,也就是说我是云南南面的刘崐。

清风网:刘崐给后人留下的最重要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是什么?

刘红:我认为最宝贵是他对文化和教育的重视,还有一个就是他确实是忠君报国、廉政清明。他的叔叔也是进士,两叔侄从云南的一个小山村里面,一步步走到北京,他更是十年时间就做到了皇帝的老师,这与他从小受的教育有关系,都是良好家风家教的受益者。同时他也非常感念皇帝的知遇之恩,所以有强烈的忠君报国思想。而且现在我们老家很多是当老师的,我觉得也与他早年经历有关系。

清风网:现在刘崐墓是市级文化文物保护单位,它曾经受到过很严重的毁坏,那么它有没有修复呢?

刘红:它被毁坏的主要是石人石马石牌坊。文革、大跃进,以及七十年代修水库,人们拿去做垫石、搭桥、做建筑的基础,基本上全毁。墓被盗过一次墓,但只把上面的一层盗掉了。现在在长沙市文物局的督促下,墓本体已经修复完善。

清风网:刘崐墓有一个守护几十年的老娭毑,您了解她吗?

刘红:太了解了。正是贺刘氏、贺明华奶奶在2009年通知到我们,说墓要被修路毁掉,我才有意识地去了解这段历史。自1945年我们举家离开之后,基本上就是他们负责守墓,也没有文书契约。但他们世世代代坚守这个口头承诺,从贺明华的公公,到她,贺明华奶奶现在已经88岁了,然后再到他的儿子,现在到了孙子辈,一家四代七十多年,一直守着刘崐墓。

清风网:到底是什么让她坚守这样一个承诺呢?

刘红:就三个字——大清官。所以我觉得民众对清官的呼吁可见一斑。我们也是几十年没有联系,云南也一直在找我们,也没有找到。我们更不知道我们跟云南的这些关系。所以她完全是因为“大清官”三个字守着刘崐墓,让墓本体谁也不能动,我非常感谢他们。

清风网:听说您有打算把刘崐墓打造成一个国学文化园,您是怎么考虑的呢?

刘红:我觉得传统文化在前面几十年断层太严重了,亟待复兴。我研究刘崐有七八年了,并做了相关考证,发现书院教育对湖南文化起了重大的推动作用。晚清时期,湖南地区建有387所书院。书院重在对人们的通识教育,而非现在的灌输型教育,对我们人生的成长特别有帮助。我读过北大总裁班,也知道北大国学班非常火爆,包括我们现在湖南颜爱民教授做的国学践行班,也是非常受欢迎。所以我就希望我能做这样一件事,也是一种对祖先精神财富的一种传承。

清风网:听说我刊总编辑汪太理教授与湖湘文化研究会会长周秋光教授等人商议,清风杂志、湖湘文化研究会、大汉书院、麓山求是讲堂拟于五月二十一日联合主办纪念湖湘文化先贤刘崐的学术座谈会,您对此是不是很期待?

刘红:非常期待。刘崐是农历四月七日出生的,到今年恰好210岁,5月21日恰好是他今年的阳历生日,同时今年也是他1868年修复岳麓书院150周年。汪太理教授、周秋光教授、大汉集团和麓山求是讲堂,这四家共同举办这次活动,我很高兴,我也很期待通过这次活动,让更多的人了解刘崐,知道长沙学士路的来历。

好的,今天我们的访谈就到这里了,感谢您接受采访。

名人、名家、名师,我们将陆续推出其他“高端访谈”,敬请期待!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子(点击查看)
最新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