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洁文化第一传播平台

您当前位置:首页 > 高端访谈 >

【廉动全球-评委专访】陈桂棣、春桃:家教是中国文化重要的一部分

2017/12/13 来源: 清风网_中华廉洁文化网

      评委介绍:

       陈桂棣,“廉动全球——华人好家风”征文大赛评委会委员。专业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合肥市作家协会主席,文学创作一级。代表作品《悲剧的诞生》、《淮河的警告》、《中国农民调查》。曾获首届鲁迅文学奖、人民文学奖和当代文学奖。

       春桃,“廉动全球——华人好家风”征文大赛评委会委员。专业作家,与丈夫陈桂棣同为《中国农民调查》一书的作者,其作品曾获“当代文学奖”。现供职于合肥市文联。


是谁说过,一个伟大的作家,须是一个有良知的人,是社会良心的唤醒者和倡导者,他们站在暗处,冷眼旁观着这世间的纷纷扰扰,痛定思痛,将一声声叹息化作文字,像匕首,又像投枪,刺向大家的心灵深处。而陈桂棣、春桃正是这样的人。

在没有见到陈桂棣、春桃之前,笔者也曾百般猜想,这对曾写出《中国农民调查》、《淮河的警告》、《小岗村的故事》、《南下北上求学记》和《寻找大别山》等直面现实、发人深省作品的文坛神雕侠侣,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近日,廉尚清风与星辰在线共同打造的“高端访谈”栏目,邀请到陈桂棣、春桃担任嘉宾,在三门峡甘棠苑采访了他们。他们直面中国教育问题,现身说法谈学校教育、家庭教育,谈农村的家风家教,既不乏作为作家的深刻敏锐,又有为人父母的侠骨柔情,让我们认识了不一样的文坛眷侣。


“现代的孟母三迁没有意义”


中国古代有一个著名的家教故事“孟母三迁”,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都成为中国家长竞相效仿的榜样,包括现在,为了孩子的学习,买学区房、陪读,为了孩子的教育,可以说中国的家长们煞费苦心。然而,真实的效果怎么样呢?春桃用她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现代的孟母三迁是没有意义的。

当年因为《中国农民调查》,陈桂棣春桃夫妇在合肥遭受到一些骚扰,为了让孩子有一个安稳的成长环境,最终他们决定让儿子小明到春桃的老家江西萍乡接受教育。从普通公立小学到区重点小学,再到市重点小学,父母能为子女做的一切他们都为儿子做了,为了儿子上学,他们三次搬家,堪称现代版的“孟母三迁”了。

当被问到现在觉得这种搬迁有没有意义时,春桃说:“作为一个地级市,那些区级市级的公立学校,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在一个城市里面,从普通小学到重点小学,所用的课本是一样的,面临的考试也大都是一样的,总之是一种模式下的应试教育,所以这种搬迁是意义不大的。”

儿子小明在上学的过程中遇到了各种问题,比如刚上小学就有做到晚上10点多钟还做不完的作业,比如老师将孩子划分为“好生”和“差生”,甚至粗暴地打骂羞辱孩子,等等,只上到小学四年级,小明就厌学了,“那时候我差不多已经崩溃了。”面对儿子的厌学问题,春桃夫妇真的觉得无能为力。

春桃开始了寻求答案之旅,为此查阅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拜访了众多知名的教育专家,比如名师李圣珍,中华教育改进社、教育部研究员储朝晖,结果让她大吃一惊。根据中华教育改进社的一次普查,发现中国重度厌学的孩子已有30%,而普通厌学的孩子竟达到了70%,“有的是小学厌学,有的是中学厌学,有的到了大学就彻底不学了。”这个数字让春桃触目惊心,也让她慢慢反思中国的教育问题。

为了能够引起更多人对中国教育事业的关注,为了促进中国教育体制的进一步改革,为了让高层关注到这一点,素有社会责任感的春桃觉得,她应该把她的亲身经历写出来,于是便有了一本直击中国教育弊端的《南下北上求学记》。


“成人比成才更重要”


有一天,哈佛大学的一位教授到陈家做客,面对正为孩子厌学一筹莫展的春桃,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一个不快乐的艺术家和一个快乐的售货员,谁是最幸福的人?这是中国人没有想清楚甚至不愿意去想清楚的问题。”这话对春桃触动很大。她感到教育一个孩子,成人比成才更重要。比分数更重要的,是孩子健康的心态,独立的品格;她希望小明将来成为一个平凡而不平庸的人,一个善良、有爱心、快乐但决不怕困难的人。

“我逼他做作业的时候,他对我充满敌意。我放开了,他反而会尊重我的意见了。”小明上了初中之后,春桃放弃了干预孩子的学习生活,不给他报任何的兴趣班,凡事征求他的意见,支持他做他喜欢做的事情,比如画画,比如电子音乐。

而小明也没有辜负父母的苦心,变成了一个懂事、知道感恩,懂得体恤父母的好孩子。现在,每当春桃生日或者母亲节等节日,儿子都会从生活费中省下钱网购礼物送给妈妈。“从儿子十二三岁开始,家里的重活累活都是他做,比如买米搬东西。在外面旅行,提重箱子的也一定是儿子。对待弱势群体,他也很有爱心,懂得包容。”谈到儿子,春桃有一种作为母亲的自豪感。而这,也与陈桂棣和春桃的言传身教分不开。他们伉俪素来以敢于直笔著名,家里经常有些农民朋友来找他们帮忙,但他们从不让儿子回避。“我要让儿子知道,这个社会充满了正能量,但也有很多不公平的地方。”夫妇俩在对待父母的孝道方面,也堪称楷模,他们的父母亲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只要他们有能力,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解决。

“我们在分数方面,没有像很多家长那样去过分要求,甚至有一种感觉,他的文化课能考60分我就满意了,但人品不可以,人品至少要达到90分,”陈桂棣说。


“让孩子慢慢地成长”


在古老的故事里,孩子总是成群成群地长大,如稻田里的稻谷,一场雨后,天放了晴,太阳一照,他们仿佛转瞬之间便都成熟了,而且长得那么茁壮,那么好。而事实上,一个孩子长大成人,是要经历许许多多外人所不知道的点点滴滴,这些点点滴滴日日夜夜叠加起来,才成了他们长大成人的模样。

在陈桂棣的眼里,应该让孩子慢慢地长大。特别是孩子们的小学阶段。“因为他们才来到这个世界,一切还是懵懵懂懂的,他们最渴望的是了解这个世界。”陈桂棣夫妇想让小明从小就亲近大自然,因为世界之大,你只有到那个地方才能感受得到。所以在小明上小学的时候,他们就带他去北戴河看大海;带他去上海去感知什么叫繁华都市;带他去北京看一看中国古代的灿烂文化,尽管当时他不可能理解,但这些对他会有一种潜移默化的好处。到了高中阶段,就要开始了解身边的社会了,而陈桂棣夫妇在处理事情的时候也是从不回避儿子的。

“现在很多家长都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什么是起跑线呢?有人曾做过统计,一个七十岁的人,他从小学读到研究生,即便博士毕业,他所得到的知识其实只占了他一生全部知识的5%到10%,那就是说大量的将近90百%的知识,是来自于社会生活。”陈桂棣呼吁大家应该看淡孩子学习阶段的分数问题。

陈桂棣夫妇顺应孩子的天性,因材施教,给孩子提供了一个宽松的成长环境。小明喜欢美术,他们就给他请了美术家教;小明不喜欢化学和物理,他们就与学校沟通,让小明上化学和物理课的时候,去学校的一处空房子里画画。

天性被解放的小明很快显现出他的天赋,他以很好的成绩顺利地考上了一所美术学院的附中,但此后他又开始“不务正业”迷上了电子音乐。陈桂棣夫妇尽管很纳闷,但他们认为,一个孩子的成才与他的兴趣关系很大,依然鼓励他,在放假的时候,让他全力以赴地制作电子音乐。结果,他谱的曲子去年还被日本东京的一个耳机广告用作了背景音乐!

小明还一度迷恋起电脑游戏,这是很多现代家庭的教育之痛,春桃夫妇也经历了同样的痛苦,后来他们改变了策略,觉得堵不如疏,就对孩子说:你那么聪明,爸妈都相信你,别人能够创造出游戏,你能不能也做一个出来呢?结果小明还真的制作出了一款叫《裂变之躯》的游戏,有一天,孩子高兴地让他们上游戏:“爸妈,现在我的粉丝比你们还多了!”

让孩子去发挥他的天性,他们收获了一个懂礼感恩又才华横溢的儿子,回想起曾经的那个厌学的孩子,春桃觉得受益匪浅,“我的经验和教训大家是可以借鉴的,我希望大家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能少走弯路。”


“家教是中国文化重要的一部分”